当前位置:

喝酒分人,酒吧也分圈子

  • 来源:
  • 发布日期:2018-08-15
  • 浏览量:2753



媒体圈

01:52 @ Scandal

机电大院里这一处正热闹


来自热带的朗姆酒与原产自欧洲的杜松子酒被资深调酒师一手调和,带你迷醉于这处同样糅合了殖民风格与热带风情的秘境里。



Scandal联合创始人Kevin Song(中)和SMU建筑事务所联合创始人Torsten Radunski(右)与卢家颖(左)。


当你第一次看到“Scandal”的时候,总是会狐疑,这儿怎么会被叫作“丑闻”?其实,他的拥有者Kevin Song、李波与服装设计师周翔宇最初并没有特别的预期,只是希望通过名字引发人们一探究竟的兴趣。



吧台以大理石桌面搭配编织藤椅,洋溢着热带气息。


Kevin是在D Lounge从业多年的资深调酒师,以独特的调酒吸引了一众拥趸,而人称“波哥”的李波屹立三里屯多年,拥有多家城内知名食肆以及酒吧,两人合作多年。在设计之初,Kevin与SMU建筑事务所的卢家颖沟通了近三个月。作为一间专注于杜松子酒与朗姆酒的酒吧,这两种都是地域性很强的酒,杜松子酒原产自欧洲,朗姆酒则来自热带地区,它们成就了最初的设计构想:以殖民地的建筑语言打造一番东南亚热带雨林的视野,将延续自19世纪欧洲殖民时期的生活方式与热带风情相融合,古典精致的欧洲元素与明快活泼的热带风情相互碰撞,营造出一个轻松、俏皮又极具质感的氛围。



吧台区域以绿色奠定主基调,环形吧台拉近调酒师与顾客的距离,灯具与花植的细节也共同塑造出一番街头感。


要在不对称的空间内构建平衡,因此规划了一层空间以吧台作为中心,与天花板上的镜面元素、多人席位的夹层保持一致的中轴线。二层加设了带有殖民地建筑风格的拱形廊窗,平衡了开放与私密性。6种不同的绿色营造出空间的精致错落感,每个区域的“绿”从空间比例、光暗、层次上都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和体验,哪怕是白色天花板也实为极淡的绿。编织藤条座椅、高大的棕榈树、罗勒与柠檬草的气味,让你仿佛置身于自然悠闲的东南亚街头,就像设计师所说:“出于人们希望跳脱出日常生活体验的欲望,好的酒吧设计是需要一些梦幻的。



二层用拱窗平衡了公开与私密,也与一层形成连续性。


在夜晚光临Scandal总是带着一丝谐趣,周末时更是一位难求。在这里,时光会变得很轻盈、很狭长,就像我第一次走进去,感觉如同走进了《青木瓜之味》的胶片之中。至于调酒,我想说的是:你一定会找到属于你的那杯写着你名字的鸡尾酒。



金融圈

16:25 @ ARCH Lounge Bar

张自忠路段祺瑞执政府内一隅


这里藏着晚清时期建筑西学东渐的精粹,也深含酒吧老板与设计师对建筑本身的爱。用好酒与用心的设计,敬岁月悠悠。



ARCH联合创始人尹国栋(左)与O design工作室创始人兼主持设计师赵伟(右)。


姜文在1994年用一句“北京,变化这么快”为《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场,又一个20年后的北京更是天翻地覆,但若是寻回电影里米兰的家,你会发现那里的时光似乎未曾改变——在取景地段祺瑞执政府旧址,砖雕花饰与联拱柱廊依旧如昔,但是有一家新开张的隐秘酒吧藏在树影下,用一杯精调的鸡尾酒或一杯烟熏威士忌带你找回“阳光灿烂的日子”,这便是ARCH(lounge bar)。



酒吧的外立面以所在地典型的联拱柱廊为参照物,这一元素从外向内贯穿其中。


“这座与历史缠绵的院落是中国首位官方建筑师沈琪于20世纪初的设计手笔,可谓晚清时期建筑西学东渐的遗珠。”ARCH的设计师、O design工作室创始人赵伟饶有兴致地谈道。出于对建筑的敬重,圆拱也成为酒吧的主要设计语言,贯穿于外立面、吧台酒柜至装饰元素中,寓意为“拱形”的店名也由此而来。



内部还留有原建筑的石砖柱子,这些石砖是20世纪初大院修建主建筑时剩下的“边角料”。


ARCH所在平屋前身为一家咖啡馆,在改造过程中,用石砖联拱取代了原本的钢筋水泥外立面,与周遭建筑浑然一体。酒吧的老板之一尹国栋,另一个身份是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的建筑师,与曾在MAD建筑事务所工作10年、主导了不少重要项目的赵伟是多年好友,兴许“ARCH”一名里还藏着他们对建筑的爱。



在改造过程中拆掉了先前的吊顶,暴露出老建筑原始的支撑梁,“想呈现出近百年前精湛的建筑技术”。


经过几幅兼具展售功能的建筑摄影作品,步入左侧包间,这里偶尔会举办艺术品拍卖与沙龙。有一只通顶、以不同颜色丝绒包面的酒柜颇为亮眼,尹国栋称这是施工师傅当场“手到擒来做的”,“因总是寻不到合适的柜子,只好自己设计,顶部放投影机,下部以酒柜为主体”,对细节的执着可见一斑。在另一侧包房里,与姜文镜头中相同的勾线天顶下,几张大院的老照片带你重返峥嵘的日子。在常见于日式酒吧下沉式结构的吧台,啜一口年轻Bartender呈上的特调, 搭配ARCH自己出品的酒味巧克力,酒后三巡时,敬岁月悠悠。


影视圈

23:04 @ CIQI Lounge Bar

建国门外大街21号的露天花园里


正如一杯威士忌,需慢慢细品,方能感知味道里的百转千回,这家身于苏联式建筑里的威士忌酒吧也以低调、精致的设计让你回味无穷。



酒架以背光形式突出了酒瓶本身,令每瓶威士忌宛若展品“,品尝的不仅是味道,还有酿造的过程和历史”。


因为拜访时正逢世界杯期间,CIQI Lounge里“看球”的气氛浓郁,各国国旗悬挂于以皮质、原木料等材质精心打造的雅致空间里,形成一番有趣的对照——这体现了CIQI一名里“瓷儿”的那部分寓意,这是个好友们轻松聚首的地方;同时这里又如其主营的酒酿威士忌、展售的瓷器艺术精品那般,富有一层饱满浓厚的、余味萦绕的底色。



来自Mariani、HOLLY HUNT等品牌的沙发、茶几围合出不同区域,同时可灵活调整,满足更多空间使用需求。


紧挨北京的瑞吉酒店与建国门外交公寓,CIQI Lounge所在的建筑体量在这片安宁的京城中心虽不算起眼,却富有早期中国建筑受苏联影响的痕迹,白墙、红屋顶,堪称意识形态式建筑的一段精粹。因此,CIQI Lounge的室内设计“与建筑是相辅相成的,线条、抽缝、色调、材质等围绕着整个建筑风格展开”,设计师高瑶(Nicky Gao)说道。门口一片以木质铺就的露天花园延伸至三扇门入口,室内则以柔和的灯光、鲜明细致的墙面雕线定下精致的风格。慵懒、舒适的沙发与茶几在其中围合成一个个区域,可以灵活移动、变换的布局也是为了满足举办品酒会或雪茄鉴赏会等丰富的功能需求。尽头的墙面上,一个个狮子头浮雕与鲜明勾线组合——正如“瑞兽”石狮子象征着守护,这面墙颇有仪式感地守护着后方的VIP室,内部有着暗门以及更为珍贵的瓷器展品。



以狮子头与雕线共同打造的墙面颇有东方韵味,同时也守护着墙后方的VIP室。整个酒吧提炼了传统青花瓷的色调元素。


当然,中心的吧台是开门见山的关键所在。高瑶借鉴了博物馆展示瓷器的置物架,酒柜以一面通体背光的背景墙去“衬托瓶身的线条与酒的色泽”。从中你会发现众多由“苏格兰麦芽威士忌协会”精选的酒——“协会酒”对威士忌迷而言堪称酒中的米其林标准,这里还不乏全球限量数百瓶的珍贵藏品。CIQI三位创始人都是做影视出身,如他们爱威士忌的自由与回味,在CIQI,也能在老建筑与层层酿造的酒精之中沉淀你的故事。



除了威士忌,店内亦供应鸡尾酒及下午茶。此为特色鸡尾酒之一“轩窗”。


酒鬼圈

20:19 @ Bob's Select

新东路上,总有酒香


而对于真正的酒鬼们来说,能每日持续不断地能在家小酌或许才是常态。作为“运筹帷幄”着京城酒链的酒商之一,Bob's Wine一直深入人心,由其老板新开的Bob's Select也成为酒腻子们的又一homeland。



担纲空间设计的余留地与平面设计师刘治治及其工作室“立入禁止”合作,完成了Bob’s Select鲜明的外观设计。不同酒类被特别创作了迥异的字体,再以白色马赛克瓷砖拼贴成外墙。


所有京城的酒腻子都知道Bob’s Wine。理由很简单,酒多,不贵,有座位。无论是在曾经的新源里还是在将台西路,从店里随便拎几瓶酒出来,坐在街边自斟自饮是Bob’s Wine式的欢乐时光。而Bob’s Select是店主夫妇位于三里屯首开铂郡的新店,余留地设计团队先帮忙起了升级版的店名,后完成空间设计。



新东路是北京隐性的“酒精”主干道,沿途的小区、商街和体育场里藏着形形色色的酒吧,昼夜交替,判若两个世界。按照类型讲,Bob’s Select不算是酒吧,走的是平价酒类超市的路数。这类空间装修得富丽一点叫做“酒窖”,比较简易些的则称作“瓶子店”。而Bob’s Select希望创造一个新的类型,可以称作“服务式酒铺”。


640.webp.jpg


余留地认为一个好的酒铺,应该也是一个好的公共空间。设计的目标不是筛选消费者的俱乐部,而是努力将商业环境中常常隐含的“门槛”消除掉。所有的人,无论是懂酒不懂酒,能喝不能喝,都可以随意推门走进来,跟老板谈谈酒或与朋友坐下来小酌。




铺面的灵感来自于美国高速公路边常见的“Liquor Store”。尤其是在禁酒令解除、二战结束后的1950-60年代,以往躲躲藏藏,地下走私的酒铺终于得见天日。无论是东部大都市还是西部小镇上,醒目的酒精广告招牌、陈列拥挤的橱窗、挂着标签的酒瓶成为十字路口最常见的街道风景。有感于北京日渐消亡的商业招牌视觉设计传统,余留地也邀请了刘治治——余留地的长期平面设计伙伴共同完成Bob’s Select的外观设计。为各种酒类特别绘制的字体,使用白色马赛克瓷砖拼贴出来,与建筑相融一体。



Bob’s Select所在的裙楼,沿外侧设置了一条敞廊。通过将内部空间的材料延伸到室外,将原本鸡肋般的空间转变为遮风避雨的座位区。从这里可以观望到夕阳下新东路的熙熙攘攘,也可以通过打开的窗户看到酒铺深处的藏酒柜。外立面的白色釉面瓷砖也向内延伸,包裹住敞廊的结构,其中一个洞口被塑造成室外吧台,这是社区里酒徒们最喜爱的聚会地点。白天这里则成为街坊老人们晒太阳的广场。在使用面积不到80平方米的Bob’s Select店里,从最外面的广场到最深处的由玻璃和酒架围合的珍藏酒室,串联了5种由闹至静的空间体验。基于余留地一贯的“民主空间”理想,设计团队努力为各种人群的社交活动创造可能。如同酒精一样,空间是一个媒介,将人与人联系起来。

登录获取最新福利、新人注册免费领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