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1920年代的老公寓里玩野奢是种什么体验?

  • 来源:转载
  • 发布日期:2020-03-18
  • 浏览量:2343


快节奏的生活把很多人“封印”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你有多久没拥抱大自然了?住在上海的晓秋夫妇足不出户便实现了与自然的亲密接触,他们在设计师Baptiste Bohu的帮助下,将异域风情转换成文字和图像,把穿越千里才能享受到的“野奢”搬进了家中。


从商品房到老公寓 生活更加接地气儿

在这儿住了半年,我感觉自己明显安静了下来,很放松、很踏实。


厌倦了浦东的高层商品房,晓秋和先生想搬到浦西的老公寓里。抱着这一愿望,二人得闲时常在徐汇区骑车转悠,复兴西路和高邮路交界处一座落成于1920 年代初的5层小楼就这样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小楼最初由客居上海的犹太人投资修建,屋主一家住在顶层,楼下的单位对外出租。这回碰上的正是顶层房源,太罕见了!”


● 设计师小贝和女主人晓秋


敲定了这处位于旧法租界核心位置的公寓后,夫妻俩靠着按图索骥的方法找到了《安邸AD》的老朋友、设计师小贝(Baptiste Bohu),见了面才发现双方还有相熟的共同好友,于是顺理成章交付给他,展开了翻新的计划。


抵达热带 在家就可以

“《走出非洲》、《情人》、《印度支那》看过没?就要那个。”



晓秋夫妇对热带阳光充沛的风土情有独钟,来到他们的家,犹如一处丛林度假屋的空间让人一进门便穿梭至热带,自然和异域元素在每一个角落铺展。


● 《走出非洲》剧照


● 圆桌上逼真的螃蟹摆件是晓秋收藏的玩具。老木柜来自印度,其上的饰品是从印度、中国、巴厘岛各处淘回来的老货。


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面对这样一个家,主人俩却说自己比较“宅”,他们对旅行探险类文学及电影深度着迷,但对旅游不感冒。“我们喜欢《情人》、《印度支那》和《走出非洲》电影里的环境,热力快要冲出画面,我们就是奔那个方向去的。”男主人说道。周末的夜晚,晓秋夫妇时常回味异域老电影,配上红酒和小食,足不出户便能享受“野奢”。


在旧时光里融合现代化和舒适性

“U字型的公寓布局很特别,舍弃实体墙壁,拥有270°的开阔视野。”



在野奢风格的加持下,小贝对整体空间结构也进行了细致的调整,住宅三面临空,还有着稍稍向外延伸的大飘窗, 270°的开阔视野让家里即使在灰蒙蒙的雨天也不显阴沉。为了进一步提升空间通透感,小贝舍弃了密实的墙壁隔断,用嵌有玻璃的对开式木门取而代之:将门敞开便能形成贯通的动线;若有客人短住,灵活的隔断也能为主、客提供各自的私密空间。


● 将室内门统统敞开,公寓内便能汇成贯通的“U”字形动线。


公寓面积不算大,从头脑风暴到最终完工却耗时一年有余,足以体现细节上的用心,找平地面、定制窗户……怀着对老房子的依恋,晓秋夫妇和设计师小贝对住宅原本的设计做了最大限度的保留和援引,最终的成果兼有现代化的舒适和旧时光的况味。


门厅


门厅地板采用着摩洛哥花砖的传统纹样,抽屉柜是小贝自己的设计,灵感来自近代欧洲探险家扎营非洲草原时使用的家具,对开式木门附有藤编饰面,热带气息十足。


小客厅


原先的客卧如今变为小客厅,周末的夜晚,夫妻俩常窝在这儿看电影。房间里保留着20世纪初的原装壁炉,晓秋和先生收藏的中式茶器与赋有异域色彩的室内环境搭配得毫不违和。


起居室


起居室里交杂着不同地域的装饰元素,但总离不开热带与自然,屋主夫妇钟情于老房子的Art Deco韵味,小贝也对其做了悉心保留,拼花地板和对开式木门皆效仿1920年代的样式,全新安装的双层玻璃窗也是按照原装格子窗等比例定制的。蜷坐在沙发里,稍稍抬头,便能瞧见街上随风摇动的梧桐树叶,窗外的绿意触手可及。



设计师在一隅设置了一张小圆台,不管用餐、小酌或阅读,都十分惬意。


主卧


主卧的床头装饰来自印度,米白色的帷幔增添了不少度假气息,羊毛床盖来自摩洛哥。


主卫

● 复古造型的浴缸来自 Kallista,主卫的镜子改造自印度的老家具。


老公寓主卫的面积和景观显得相当奢侈。墙面设计涵盖两种工艺: 淡黄色部分采用了摩洛哥传统建筑的防水抹灰表面,名为“Tasdelakt” 的工艺在墙面上形成柔软的肌理; 下半部分拼贴着马赛克瓷砖,与地面的花样完美衔接,一直延伸至窗外的露台。


自从迁入旧法租界后,夫妻俩的生活方式也低碳了不少,以前出门离不开车,如今爱上了步行,沿着种满了梧桐树的街道走走停停,常常能在路过的面包屋、咖啡馆、冷肉店发现新乐趣。令晓秋夫妇格外惊喜的是,家里的三只猫在搬家后也更开心了,趴在窗边发呆,有了看不完的新奇事物,被叶子、行人、藏在树里的鸟巢吸引时,还会激动得“自言自语”。以前住在浦东的高层里,可享受不到这样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