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这个有棱有角,拒绝世俗诱惑的设计“疯子”却那么招人喜欢

  • 来源:原创
  • 发布日期:2016-04-25
  • 浏览量:3403


摄像/后期:Pir/L.HK 策划统筹:Latte

23期.jpg

1.jpg

白色言.png

其人.jpg


    邱春瑞生于台湾,“混迹”设计江湖多年,他直言自己是个痴于技术的“疯子”。

    在邱春瑞的办公室里,陈设着好多被拆解的自行车,他就是这样喜欢破坏,他说:“要不停地去发现而不是去遵循,一直延续延续一个手法,很安全很赚钱。但我觉得这样对一个设计师来说,你想要的精神层面的东西是没有的,你只是钱的奴隶而已”。这一直是他设计的规矩。

    他喜欢买书,却不喜欢看书,喜欢把书丢厕所,在蹲厕所的时候看。

    他是那么的不按常理出牌,当别人都在为某个大奖喜笑颜开互相点赞的时候,他又开启了“群嘲”和“自毁”模式,一大泳池的凉水浇到自己和所有获奖者的头上,毫无顾忌地揭露奖项背后的真相。不是别人看不清,只是他太敢说,而且拒绝粉饰太平,拒绝在规矩里随波逐流。

    这么特别的他,甚至连自己的爱情都充满了那个年代的不可思议,和妻子是网恋,因为妻子才来到大陆发展。可他也有自己寻常温情的一面,也和所有的父母一样,在朋友圈晒孩子时,藏不住的一脸得意。


其事.jpg

    邱春瑞不光建筑、室内设计做的一流,产品设计也玩炉火纯青,14岁就能画很棒的效果图;20岁,在台湾时报副刊做特约插画家;25岁做政治版记者;26岁,成为一名职业设计师。至此他又把目光转向了新的领域。寒暑假总要去工地应聘泥水工,师傅很高兴,因为一个年轻的大学生竟然愿意跟着他学砌砖、抹灰、贴瓷砖、浇混凝土。此外,他还坚持学了三年的木工。所以他后来设计会那么精准,变化比别的设计师跨度大很多原因可能就在这里。

2.jpg

其语.jpg

我的确是疯子


很多人说我是疯子,我的确是疯子,我是觉得要做这个东西,我没有把它研究彻底,我是不死心的。月亮星座处女座嘛,我不知道木工是怎么钉出来的,我就把那个图画出来,我觉得我我半夜,我都要跑过去看一下木工怎么把它钉出来,包括墙是怎么砌起来的。



你的作品就是最好的包装

我们的大陆设计师,有个普遍现象就是养成教育不足。在学校就没学到这些东西,出社会就要自己摸索。大陆设计师普遍不重视基础设计,台湾设计师普遍喜欢玩基础设计,对材料也很懂。现在的很多设计师都觉得成名很重要,宣传很重要,品牌很重要,没人说技术很重要。那你靠什么包装?你的作品不就是你最好的包装吗?

3.jpg

设计师的思考逻维

设计师的思考逻维绝对是去发现,而不是去遵循。一直延续一个手法很安全很赚钱,我觉得这样对一个设计师你想要的精神层面的东西是没有的,你只是钱的奴隶而已。


室内设计就是建筑的延伸

室内设计就是建筑的延伸。你不需要太多花俏的东西,我利用线条我就做完了中式。我不需要再去讲风格,我把一些中国人对空间的比例感,还有材质比例抓出来。我我是用抽象的手法来表现一个具象的东西。

4.jpg

设计其实很简单

现在设计圈缺乏一种不同论调的声音,只能说一些美丽的话,不要把设计说的很难,不要老是说文言文,说一些我们能听得懂的话,实际上设计很简单,就是你喜欢它,你利用你所知道的技巧把它表现出来而已。

其作.jpg

大易国际设计丨绿景.红树湾一号


项目名称:绿景.红树湾一号销售中心

项目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金地一路

空间类型:销售中心

项目面积:1000㎡

主要用材:灰色人造石意大利木纹黑钛金木饰面亚克力钢化玻璃

主设计师:邱春瑞

摄影师:大斌室内摄影


设计师在入口处以室外大面积的水景,企图化解周遭环境的繁杂,而使业主们在被抽离的境遇中感受到禅意和静谧的氛围,这种洗练而大气的造景,无疑是极度出彩的。它以一种成熟而收敛的方式从大环境中抽离出来,使整个空间立于纷繁,而静于内心。

5.jpg

6.jpg

整个大厅区域与洽谈区结合起来,一条长桌贯穿整个空间,以其巨大的仪式感,升华了整个空间的气场,使人们在空旷静谧的空间中,感受到敬意和尊重。

7.jpg

8.jpg

同时大厅高层的挑高,浅木色格栅与白色亚克力嵌入其中,在墙面上所形成的巨大体量感,以及垂挂于大厅中心的水晶挂饰与精致的黑色塘池,相互呼应,犹如清泉之水天上来,寓以聚财之意。
10.jpg

11.jpg

17.jpg

在沙盘区域,同样延伸了木色的元素,同时压低了层高,使整个空间的气场更加的收敛、聚合,而使客户在观看沙盘时有一个更加温馨的氛围。

12.jpg

13.jpg

在VIP洽谈区域,于细节上更加的讲究,并配置了挂画,强化了整个空间的文化性,座椅家私的选择也更具人性化和设计感。

14.jpg

15.jpg

16.jpg

18.jpg

整个空间设计,与材质、与光影、与伦理、与空间气场的收放聚散,都颇具大师手笔,不着一处,不留一痕,而将禅意和静谧的内核挥洒得尽致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