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梦改 | 顾忆巧修百年老宅,焕然新生才是以人为本

  • 来源:
  • 发布日期:2021-11-29
  • 浏览量:30081

“白墙青瓦乌篷船,一橹摇碎波心镜。”绍兴是一叶轻舟,是一碗黄酒,百年老宅传承着百年的酿酒手艺,见证着吴家一代代人的成长,保留着家人间最多的回忆。



本期《梦想改造家》来到了素有“酒乡”之称的绍兴,委托人小吴是自家传统手工酿酒工艺的第五代传承人,黄酒中承载了小吴父母对他的关心和支持,居住的这座百年老房子同样承载着这份亲情。



房子外部改造前


老房子的年久失修给父母的居住带来了很多的不便,也存在着很多安全隐患,同时房屋的空间和环境让这个家的团圆产生了无形的阻碍。


酒坊改造


这样的一栋老房子除了满足生活的需求之外,还要满足酿酒的生产需求,而且未来委托人可能也会有对外展示的一些需求,所以要把这三个功能在这么小的空间里结合起来是本次的改造的最大难处。


改造前的家


  1. 房子周边联系紧密,与左右邻居共用墙体,且墙体倾斜严重

  2. 结构老化,房屋漏雨,存在安全隐患

  3. 厨房功能缺失,老人居住上下楼不方便

  4. 酒坊生产废水缺少排水管道

  5. 现有房子空间无法满足生活的多种要求


家中的厨房平时基本不怎么使用,客餐厅由于父亲行动不便,摆放了一张折叠床方便午休,这样使原本狭小的空间更加逼仄。


厨房改造前


客餐厅改造前


酒坊和老房子的墙体发生不同程度的倾斜扭曲,酒坊南侧共墙倾斜扭曲程度达到将近十度,老房子的两侧共墙也有不同程度的扭曲。


房屋倾斜结构图



老房子的梁、柱子开裂,有虫蛀和腐蚀,而且屋面存在大面积的渗水,房屋的危房程度比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房屋和邻居家共用墙体,需要优先处理好跟邻居家建筑之间的关系,确保安全性。


改造中的家


保留原有的木梁承重体系和两侧的山墙不动,在原有的木质结构里面加一个钢和木混合的轻质结构支撑整个建筑,减轻原木结构的负担。


改造结构图


使用拉结的方式将原有的外侧木结构墙体固定在内层钢混结构上,确保共墙的安全性。



屋面结构采用一种柔性屋面瓦,比传统的结构轻三分之一,覆盖在老瓦片上避免漏雨情况的出现。


屋面


二楼的阳台和原有楼梯保留,一楼增加一间卧室和卫生间。厨房被纳入室内,增设餐厅


一楼改造后平面图


二楼改造后平面图


改造后的家


屋顶增设天窗,增加了房子中部区域采光,而且保证了卧室等多个地方的能够拥有充足的光线。在天窗开启时室内空气会形成一个小循环,整个房子更加的开阔明亮。中庭的花艺和月球灯,使房子瞬间变得清新雅致。


天窗


家里需要烟火气才会有家庭的氛围感,对于厨房和餐厅做了开放式的设计,增设了一面矩形的小窗户与室外的庭院视线相连,在厨房忙碌之时可以欣赏到窗外的景色,增强了空间的互动性。


厨房


餐厅


考虑到小吴父亲腿脚不方便卧室安排在一楼,母亲的卧室在二楼。根据小吴母亲的喜好在床周围搭建了一个围杆,可以自己制作帐子搭挂在围杆上。两个房间内都有独立的卫生间,方便老人日常使用。


一楼父亲卧室


二楼母亲卧室


二楼新增客厅使用阳台部分区域加大空间,一家人可以在这里一起聊天交流,也可以接待客人。同时还细心的为喜欢缝纫的小吴母亲制作了一个可以放置缝纫机的桌子,让老人可以在家中尽情享受给孙女做衣服的快乐。


二楼客厅


酒坊与住宅之间的走廊通道增设使用绍兴本地特有的藤编装饰的玻璃遮雨棚,雨天时候可以遮雨,晴天时也不会遮挡阳光,院子里的排凳为主人和串门的邻居提供了休息的地方。庭院地面是由之前的房瓦切割铺设,运用“海绵城市”的概念,在雨天可以快速排水。


庭院与走廊


酒坊内部的格局没有做大的改变,增加了新的储物空间和休息区域,墙面用插画的形式讲述着吴家酒坊的酿酒过程,外墙保留了原有的岁月痕迹,墙壁上的条形码展示着吴家酿酒的历史。新中有旧,旧中有新,将传统融入现代的生活。


酒坊


老宅是承载一家人回忆的地方,更是见证酿酒工艺历史的地方,过去的回忆需要保留,改造后加入新的元素让老宅有更长的时间来记录家人之间的故事,正如同传统工艺需要与现代结合才能有被更多人认识的机会,被更长远的铭记流传。


设计师顾忆认为不管是做什么样子的设计和建筑,都是为人服务的,人与人之间关系和谐融洽才是设计的最终目的。希望小吴一家可以在改造后的老宅里开启一段新的美好回忆。


本期改造费用


酒坊:14.2万

土建:22.3万

硬装:25万

软装:15万

总计花费:76.5万



建E网对话顾忆


INTERVIEW WITH DESIGER


Q:您好!顾忆老师,改造之前,家人之间的相处情况是特别需要去了解的一个方面,这家人有什么特别让您有感触的地方吗?


A:特别让我有感触的是父子之间的关系,委托人父亲是一个传统的中国父亲,不善言语,不是很喜欢和家人沟通,家庭之间的关系比较疏远,父子之间比较缺乏交流和沟通,这也是大多数中国传统家庭存在的一个情况。


Q:这期节目中,在房子的采光上您使用了开天窗的设计保证了室内的光线充足,很多房子在采光上都会有些问题,作为建筑师您对于无法开天窗的房子的采光设计方面,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A:每个设计师对照明的设计会有不同的理解和风格。我觉得如果没有办法开一个自然的天窗,可以在某些核心区域做一些模拟自然光的效果,比如我们这次使用的晴空灯是可以模拟到整个天空的照明状况,而不是普通的照明手段。所以像这类的照明产品是比较简单易行的一个解决方案。


Q:这次项目的改造过程中您保留了很多原有元素,斑驳的老墙,庭院地面的瓦片,房屋的木梁;也添加了很多的新元素,藤编的收纳柜,天窗的月球灯,酒坊墙上的插画。那么老物件在新空间内的呈现,对于普通人来说有没有简单便易的借鉴方式呢?


A:首先固定的方式肯定是没有的,其次这个涉及到新旧混搭的技能,很多还是需要借助专业的设计师来帮助实现的。如果自己家里想要实现这样的效果,我个人建议可以适当掌握一下新旧的搭配比例。旧的物品最好不要超过30%,少而精,选择一些比较有纪念意义和装饰价值的物品作为点缀,但不适宜用的太多。


Q:改造中出现了很多新的材料和概念,比如“新旧结构体系”、“海绵城市”,您认为这次的成功改造对于中国未来的危房改造有哪些借鉴意义呢?

 

A:中国的危房数量并不少,危房被鉴定之后会对人的居住造成一定的威胁,很多危房是要把人从里面迁出去,不可以居住的。我们通过这次改造发现危房加以精准的结构支撑是可以继续使用的。其实最好的情况是和旁边邻居的一整排房屋进行改造,那么我们的花费和措施就可以更简单。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目前危房的借鉴意义是可以用一些比较巧妙精致的结构体系对危房进行有条理的修复和再利用。


Q:设计中您一直提到“设计最终目的是为人服务的”,您是如何实践这一理念的呢?


A: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美也许没有标准,但发心可以察觉》,主要讲作为设计师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态度和发心去做设计的。“美也许没有标准”—在审美范畴,我们应该承认设计师的审美是在普通用户之上的。“发心可以察觉”—国内的设计师很多可能会把“我”放在比“他”更重要的位置上。我认为好的设计一定是为他人服务的,利他的,是要把“我”隐在后面甚至做到无我的,这个是脱离设计层面的另一个层面。所以说建筑是为业主服务的,如果你的设计不适用,业主不喜欢,不接受,那么所有的美都是无意义,无价值的。


关于设计师


ABOUT DESIGNERS


顾忆


建筑师

十多年非洲工作经历

极省主义倡导者

建E室内设计网 

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战略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