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岁安藤忠雄的青春诗意:春沐源小镇·诗之礼堂

  • 来源:转载
  • 发布日期:2021-10-13
  • 浏览量:30071

在山谷之间,静谧的小河之上孕育了一个与自然交相辉映的大师之作——诗之礼堂,继风之教堂、光之教堂、水之教堂三部经典作品之后,诗之礼堂将作为安藤忠雄精神建筑的代表作之一首次落地中国。


距离安藤忠雄上一座礼堂建筑——风之教堂的发布,已经32余。在80岁这一年,安藤忠雄为何重燃热情,创作了睽违多年的续作「诗之礼堂」?


诗之礼堂

夜幕下,鸟瞰位于河畔的诗之礼堂(效果图)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人心是很难居住在这个数字时代里的,我想建造的是让人心扎根的地方。

——安藤忠雄






9月25日,安藤忠雄「诗之礼堂」建筑发布会圆满呈现。作为安藤忠雄礼堂建筑的第四部曲,「诗之礼堂」翩然落位于春沐源小镇。

一场以诵诗开启的发布会,两个诗意漫游的故事,三条关于“诗”、“酒”、“偏见”的叙事线,映射出湾区时代的多面光影。

识别二维码回看发布会全程

《安藤忠雄「诗之礼堂」建筑发布会》9月25日于深圳华侨城洲际大酒店线下召开。著名作家许知远,知名文化学者马家辉,春沐源小镇创始人、科学家“镇长”郭德英等重磅精神意见领袖,现场带来了一场精神场域的“盒中对话”。


诗之礼堂
×

安藤忠雄的精神




在建筑与自然的融合之下
诗之礼堂也将超越过往
它是精神的超脱
无数正在寻找精神归宿的人们
都能在礼堂当中找到生活的意义




它更是一处能够抵达精神的生命能量场

给予精神匮乏者更多的美好能量

马卫东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中国合伙人、IAM国际建筑联盟发起创始人、文筑国际创始人、拾分之壹创始人马卫东


向上滑动阅览

马卫东:各位媒体朋友们、各位春沐源小镇的亲人们,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我是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中国合伙人,我叫马卫东,非常感谢大家的光临。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关于安藤老师的小故事,大家也有可能知道,因为在国内已经有太多关于安藤老师的事情了。大家可能都知道安藤老师是1969年成立事务所,那年他28岁,他18岁高中毕业,经过了大概十年的社会磨砺,当过拳击手,也做过一些体力活,但他更多的是在日本、在欧洲自学建筑。在日本一个没有大学文凭,也没有专业背景更没有人脉的年轻人的起步,可以想像是多么艰辛。到了1979年,安藤老师因为《住吉的长屋》获得了日本的建筑学会奖,从这个时候他开始在日本崭露头角,在这以后他陆陆续续做了非常多的堪称为名作的住宅,在国际上也开始出名了,规模也开始慢慢变大了、业务也开始变多了。但安藤事务所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一家在他成名以后、在他的业务机会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事务所规模没有扩张,一直保持着20个建筑师、4个秘书,加上安藤老师和他的太太可能也就是26个人的规模。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这是安藤老师的理念和坚持,他觉得建筑不管规模大还是小、不管业主是否有钱,他觉得所有的建筑都必须由他自己本人亲力亲为完成。这种坚持在世界上应该是唯一的。


安藤事务所在日本有很多的项目,除了日本以外还有在美国、在欧洲、在亚洲,在全世界各地都有非常多的项目,但即使这样,他们在任何的一个地方都没有分所,二十个建筑师只在大阪这样一个非中心城市不断坚持奋斗。


安藤事务所是2005年进入中国的,到今年已经有16年的时间了,我们一起陆陆续续做过几十个项目,我平时的工作除了做一些技术支持外,更多的是在筛选业主、选择项目,与其这么做,我可能更多的还是在不断拒绝业主,哪怕有些都是好朋友介绍过来的。安藤事务所一共只有二十个建筑师,所有的项目都是安藤老师亲自做的,所以安藤事务所和我们对项目的挑选、对业主的认定这个过程是很严格的,只有我自己知道,在中国大概是这么一个状况。


这两天也有很多媒体来问我,你们在国内不都是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吗?怎么会在河源、在春沐源离广州、深圳那么远的地方来做这个项目,现在回到我开始要讲的主题。


一年前郭总和杨总找到我,希望能够请安藤老师来做一个项目,我当时看了很多资料的照片,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美的基地,就像刚才我们看到的画面,青山绿水,有山有水,有溪流、还有瀑布、温泉,我相信刚才那些景应该都是春沐源的实景。当然中国有太多的山川美景了,但是我到了现场,完全震撼到了我,特别奇怪,这是有特殊气场的,到了这个地方以后你会安静下来,经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从大都市到了这个地方之后你会觉得特别安静,我通过项目看了很多的地方,我觉得这是非常独特的,非常能够打动我的,这也是春沐源非常独特的一个地方。


郭总是一位科学家,以前做手机,我们在中国也有非常多的业主,有艺术家、有大企业家,但是科学家还是第一次,郭总具有科学家的思维,他对这个项目的构想让我们听起来感觉非常新奇,他也跟我讲他在云南做现代农业,他会用科学家的思维去思考、去构建,他没有这个行业里面常规的做法,我觉得这是非常吸引我们的。与其说郭总是一个科学家,我们更愿意把他称之为是一个梦想家、理想家,因为他要在春沐源做一件我们看起来非常了不起的、对于我们这一群人来讲的非常有趣的事情,后续我们可以听听郭总的描述。


郭总和杨总给了我们非常有趣的课题,希望安藤老师能够在春沐源的小镇做一个精神建筑。我们也问过这个精神建筑到底是什么,你想放什么东西?春沐源的精神到底是什么?安藤老师有一个非常强烈的特质就是,那些不可能的事情、那些挑战,最能够激发他的战斗力或者说能够触发他的欲望。所以当这个项目的信息传递给安藤事务所以后,安藤老师答应得非常爽快,就这样我们跟郭总、杨总和春沐源结缘了。


精神建筑应该是什么样的?这对我们来讲虽然是个挑战,但我们想要把这个事情做好。但精神建筑到底应该是什么呢?我刚才在外面喝了一杯咖啡,味道非常棒,可惜我只有两只手,拿不了杯子,我非常想把这个杯子拿到台上。我们就把这个东西当作是一个咖啡杯,我们可以来想象这个杯子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可能对于一般的人来讲这个杯子就是杯壁和杯底,它就是用来装咖啡的、它是用来兜住咖啡的,但它只是一个表象。如果让我们用一种高级的说法或者是一种简练的说法,这个杯子其实制造了一种“空”,这种“空”是用来承载这个内容的。其实当我们掌握了一些理性的科学以后,我们知道这个“空”里面并不一定是“空”,当你没有咖啡、没有水的时候,我们感觉是空的,但其实它可能有空气、又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如果是这么想的话,那这个杯子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呢?德国的哲学家海德格尔讲得非常好,他觉得杯子的本质是:倾倒。因为倾倒而产生了馈赠,它倾倒的是什么呢?倾倒的是咖啡或者水,那馈赠的是什么呢?是因为倾倒我们喝到了咖啡、我们喝到了水,能够感受到这背后的冰川河流、能够感受到它背后的阳光雨露、甚至能够感受到天地的精华。这个非常棒,一个简单的杯子,能够被哲学家上升到这样一个高度,我觉得这是非常有趣的。也就是说这个杯子通过“倾倒”的动作、通过这样的馈赠,它连接了天空、大地和我们,这是水杯的本质。这个杯子如果说有这样一种行为的产生、能够让受馈赠的人有这样感觉的话,那我觉得这个杯子就是一个精神的容器,它从一个不起眼的纸杯,就能够上升为精神的容器。

建筑应该也是这样,其实这个原理非常简单,说到建筑,我们通常想到的是梁、柱、墙,它是给人避风遮雨的空间,但实际上它跟杯子一样,它还有第二层意思,它是一种“空”,这个“空”用我们专业的术语来讲就是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面我们能够承载很多人功能的需求。到了第三层我们觉得建筑的空间内容是各种各样的,可以是很高尚的艺术文化、也可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日常的活动,这些都是把建筑作为容器的一个特征,那只是一个容器、只是一个空间,建筑只是这样吗?其实当我们人进入到建筑、进入到建筑里面的空间,他在这个空间里面能够看得到光、看得到光和影的变化,能够看得到水,看得到水在流动,看得到水的声音,他能够看得到流动的风、感受到风、甚至能够听到风的回响,或者他能够在院子里面看到树叶在摇曳,在光影下能够不断变化,在这样的空间里面,让人能够感受到自然,感受到自然馈赠给我们的内容。如果是这样,那么,建筑也毫无疑问是一个真正的精神空间,它也是一个精神的容器。


如果一个建筑它能够馈赠天地、让人连接到它的内心、发现自我的话,我觉得它可以被称为是一个精神建筑,它可以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宗教礼制的建筑,它也并不一定是一个具有象征性的、纪念性的建筑,它甚至也并不一定跟网红建筑划等号。


让我们再来看看安藤老师的建筑吧!安藤老师从成名作“住吉的长屋”到后来的“光之教堂”、“水之教堂”、到近期比较有人气的“头大佛”,不管安藤老师做的是住宅也好、教堂也好,做的是音乐厅也好、美术馆也好,哪怕是一个装置也好,我觉得只有当人们在这个空间里面能够感知到自然、感知到天地的时候,他才是真正的精神建筑,我想安藤老师的建筑都有这样的特质。

 

毫无疑问安藤老师是一位伟大的建筑家,哪怕安藤老师早生100年或者说晚生100年,我觉得他都是一个伟大的建筑家,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安藤老师的建筑跟我们这个时代的价值观、跟我们这个时代的潮流风向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他的建筑永远是简单而有力量的、他的建筑永远是直指人心的,他永远能够在精神层面把你一拳击倒,这是我们对安藤老师的理解。




解读【诗之礼堂】



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文字——“寺”,这是一组建筑,它也是那个时代的精神建筑,是那个时代的人心能够安住的地方。当这座精神建筑开始说话的时候、开始诉说的时候,它会变成什么样?它成为了一首“诗”,这个特别棒。当然我们团队说它只是一个巧合,但是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天作之合,我觉得在春沐源它就是应该有这么一座诗一样的建筑,在那个地方我们能够产生各种各样诗一样的生活、诗一样的活动、诗一样的记忆,到处飘散着诗一样的歌声、诗一样的回响,我们觉得这就是在春沐源应该存在的一座精神建筑。接下去就是一马平川,因为这个规模不大,也就2000平方米,在这2000平方米里面我们分了三个乐章。

 

一乐章讲述的是天空的序章,它是我们整个建筑的序章,进入这个空间,就像照片呈现的那样,它能够让你抬头仰望,我们希望这个空间能够让人与天空对话,当你仰望天空的时候、当你凝视时间的流逝、光影的变换,形成时间铭刻在建筑上的痕迹,它也形成了时间流动在人们心中的韵律,它最主要的序厅能够让我们从一个日常生活的状态急速进入到非日常的环境。

第二幕是核心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面我们做了一个水的空间,因为我们的基地是在鱼嘴,是两条水流交汇的地方,我们做的是与水对话的空间,在这里我们将春沐源的河流和水、和光、和声音的自然元素汇集起来,我们做的是一个礼堂,在这里我们可以举办婚礼,让水和光见证爱的典礼,我们也可以举办每年一度的纪念典礼,也可以在这里举办成人礼,让水见证孩子们成人的宣言。在这里我们也可以举办各种各样的演奏会、诗歌朗诵会,这是诗一样的发挥,在那里可以产生各种各样诗一样的活动。我们非常希望通过这个空间能够看到水的汇聚、能够听到水的凝结、能够感受到爱的回响。

第三幕是生活本身的空间,第一幕、第二幕体验过了对于天空的规划,我们听到了水的回响,之后让我们最终回归到最平淡、但充满着诗意的生活本身,读懂春沐源的生活带来心静的安宁、心灵的韵致,这些都是我们想要展现出来的生活的诗,从功能上来讲,我们策划了一个小小的咖啡厅,作为建筑的尾章,希望你在感知了天空、水和光这些更高级的连接和存在之后,我们还能够回归日常、回归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在收获了大地的大爱之后,我们还能够收获属于我们每个个人的小爱。

安藤忠雄


建筑家

1941 年出生于日本大阪

1969 年创立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代表作有“住吉的长屋”(1976)、“光之教堂”(1989)、“普利策艺术基金会美术馆”(2001)、“沃斯堡现代美术馆”(2002)、“21_21 设计视界”(2007)、“上海保利大剧院”(2014)、“光的空间”(2017)等。

曾于1995 年获普利兹克建筑奖、2002 年获美国建筑师协会(AIA)金奖、2005 年获国际建筑师协会(UIA)金奖等。

2010 年被授予日本文化勋章,2013 年被授予法国艺术文学勋章最高荣誉“司令勋章”。美国建筑师协会(AIA)名誉会员,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RIBA)名誉会员,美国艺术和文学科学院名誉会员,英国皇家美术学院名誉会员。

曾任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哈佛大学及东京大学的客座教授。现为东京大学名誉教授。


安藤老师今年80高寿,但仍然思考的是90岁、95岁、100岁还能做些什么?“20、30岁时,我们常常立志此生要拼尽全力,甚至会想象90、100岁时能为世界、为自己创造什么。但只要一直保持着这种满腔热情的心境,就是永远年轻了。因为青春无关年龄,只关于心境。希望这个青苹果,能勾起每个人的年轻之心。”视频中的安藤忠雄送上勉励。


当一座建筑的精神属性超脱了其功用和日常,便有了彰显“不朽”的可能。


“这座建筑中的‘光’,正如同罗马万神殿的‘光’。罗马万神殿是一座与‘光’与自然共生的建筑。它是建成于2000年之前,而2000年以来这座建筑不断吸引着人们聚集于此,我们也希望春沐源的「诗之礼堂」成为这样的一个空间。”安藤忠雄寄望道。


诗之礼堂
×

春沐源的精神


当阳光透过树木的枝叶形成了光影

更为我们创造了空间的深度


水能够倒影出风景

并且使风有了形状

倒影在水面上的天空以及风形成的涟漪

给建筑增添了表情


许知远(左一)


著名作家、单向空间创始人


郭德英(中间)


全球双卡双待技术发明人、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和二等奖,酷派集团创始人、春沐源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郭德英:我相信很多人都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因为我来到深圳三十多年,一直做IT,也在深大(深圳大学)当过老师,在IT行业创业二十多年。实际上我做小镇也是代表了一个社会的发展、代表了一个转型,因为我参与了深圳建设的过程、发展的过程,深圳从一个工厂、从一个贸易起步,开始像硅谷一样发展,我们都是有贡献的、也在这里奋斗过。但是深圳现在进一步的发展,成为总部基地、成为创新之都、又成为设计之都,深圳越来越走向更具创造力、更有价值的城市。实际上我们感受到社会在发生变化、在发生转型,我们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本能、自己的归属,这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觉得也是一种召唤,所以我们想到天、想到地、想到自然,我就转型做了科技农业,我们还是奔着科学的精神,引进了荷兰、以色列的无土栽培、智能控制的技术,试图用科技的逻辑、工业化的流程和分工来改造农业,我们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把这个农业做起来了、规模也做大了,现在它在独立运营,我们在河源起步,把规模做到云南大理、做得更大了。

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也在思考,我们在河源、在春沐源小镇这个地方有这么好的山、这么好的水,我们能为深圳人做点什么、能为湾区人做点什么?我自身也是一个IT人,我们都有一种焦虑,在城市里面我们强调的是效率,刚才马老师也说了我们从蛇口看到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我们除了工作,我们的生活是什么、我们的精神是什么、我们的社交是什么?所以通过这些方式我们就在思考能不能在山清水秀的地方为深圳人、为湾区人建立这样一个后花园、建立这样一个属于个人的精神空间,在这里人们能够跟自然对话、能够真正体验到再学习、能量再出发,甚至让我们的精神空间得到进一步的梳理。包括我们后来不断地演化,要走遍全世界,到底能不能把这个小镇做好?因为对我来讲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也没有搞过建筑,也不是文科生,所以说我们如何能够把诗意的精神的小镇、生活的小镇,如何应对湾区的发展,确实也是走遍了全世界,去美国、欧洲、日本、包括中国前期发展的很多度假小镇参观学习,跟全世界200多个设计公司、大师去交流、学习,最后才能做这样一个规划。所以我们有一个志向,它能够成为湾区里面的第三小镇,就是湾区里面最美的小镇、也是最棒的小镇、设计最好的小镇、服务最好的小镇。关于这个小镇能不能成为湾区的后花园?深圳是经济的特区、经济的大湾区,我们能不能做一个精神湾区、做一个文化高地?我们和全球这些大师共同来策划、共同来设计,能把我们所在的河源山清水秀的地方,真正地把美学小镇、山清水秀和自然的连接做好。包括我们的服务,很多人说我们去旅游度假的地方服务很差,我们要让人感受到深圳的服务、并且要比深圳的服务做得更好,除了要按五星级的标准来做,更多的还有一种热情的服务,要把标准的服务加上热情、有温度的服务,注入到这个小镇,才能可持续发展。

我们在寻找能不能构建一个精神和文化高地、艺术高地,能够和安藤先生合作,当然是我非常荣幸的,我们在这个行业也没什么名气、我们也不懂这个行业,但是我们有一种探索精神、有一种学习精神,能得到安藤大师的认同,愿意把他的建筑放在这里,并且打造一个艺术的水岸,我们感动了安藤,也是安藤看好春沐源的理念、看好大湾区的发展、看好这里的山清水秀,所以说我们有信心,我们这个团队能够把这个小镇做成湾区的后花园、湾区的明珠。


马卫东:郭总,我再追问一个问题,精神湾区我能够理解,因为您的创业和工作的经历,为什么会提出一个人的精神湾区?有点悲壮的感觉,如何通过春沐源的小镇来实现的呢?


郭德英:为什么叫一个人的精神湾区?我想如果没有一个人的精神湾区就没有一群人的精神湾区。当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当我们高兴的时候,有时候你发现孤独是最好的解脱,所以说我们能把一个人的精神湾区解决了,就能把一家人的精神湾区解决,还有我们类同的一群人的精神湾区。所以我们有时候看到一个小的场域就能解决精神的问题、就能解决能量的再释放、再造。


马卫东:非常希望从一个人的湾区能够演变成每个人的湾区。

许老师,我们通常讲“让对的人做对的事”,您能参与能够共建春沐源小镇,我们觉得特别开心,当初是什么吸引您参与到这个小镇中来的呢?


许知远:特别偶然,一开始有这样一个项目,因为我在北京开一个书店,我们做了一个苦苦挣扎、延续下去的精神空间,我作为一个小业主的身份要面临各种各样的折磨。突然间这个项目出现了,我看过的第一反应就是又来忽悠我们是吧?又举出安藤忠雄先生的名字来。因为在过去十年到处弥漫着这种现象,已经产生怀疑了,因为所有昔日的叛逆或昔日的异端,经过几十年之后都会变成一种新的主流和新的陈词滥调,像清水混凝土这样的东西在几十年前是一个绝对的异端,它现在变成了一个新的主流,让人觉得地产跟这样的名字连在一起,会产生一种本能的怀疑,出于对这个行业本能的怀疑。

郭先生和周先生去北京找我,他们真是非常“恶劣”的一群人,他们自己带了好几瓶酒,我在书店里办公,他们就把酒打开了,然后自己带了很多吃的、沙拉、芝士摆了一桌,因为酒精对人造成非常不良好的影响,它很容易就轻信别人,周先生非常激情洋溢,郭先生身上则有一种非常温和的东西,看起来应该是一个更飞扬跋扈的人,实际上是一个很内敛的人,我也算见过非常多的人了,他身上有一种很朴素的东西打动了我,说起他那些创业的过程。我对南方、对深圳有一种天然的好感,现在深圳看起来是一个新的中心,但是深圳过去是一个边远的蛮荒之地,是一个远离中心的地方。远离中心,就有很多很美好的东西,远离中心意味着自由,它可以摆脱陈词滥调,有新的可能,然后我又更了解它整个的背景了,那天酒真的是喝得很多了,我都喝晕了。这个时候他们又非常“恶劣”地给马老师打了一个电话,我知道马老师做的事情,我们两个在微信上通了电话,他创造了一种非常亲密的、彼此信任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就诞生了。而且我觉得大部分事情的发生都是盲目的,我们很少经过深思熟虑地去做一件事情,我们都是在盲目的冲动之后,去收拾一开始盲目带来的烂摊子,然后在一些情况下他们会促成一个美好的结局,我相信他做春沐源小镇一定是这样子的,这个困难一定比你想像得多,我们是一个盲目的开始,但是看起来在通向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局,不知道这个希望会不会幻灭,但是要继续走下去。

    我也问马老师一个问题,你跟安藤先生在一起工作很久,他对事物有他自己独特的判断,就像他发展出自己独特的语言,他对事物、对项目、对人有一种独特的判断,当你把这个项目跟他讲了之后,包括你把郭先生介绍给他的时候,他怎么判断这件事情的?他的判断过程是怎么样的?你们两个之间是怎么交流的?肯定一开始也有很多不信任,是怎么消除这种不信任的?


马卫东:安藤老师从来不喝酒,所以他一直是在清醒的状态。我是1997年第一次跟安藤老师见面,那个时候我在东京大学读书,他成为东京大学的教授,非常有趣的是他是没有上过大学、没有任何论文的一个教授,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他年轻时做过拳击手,他永远是快速的,因为在拳击台上是瞬间的判断,进还是退、躲还是出拳?在工作当中我学到很多。


我们跟安藤老师谈话特别简单,一件事情讲完以后他瞬间判断,其实源起跟你是一样的,大家都是冲动,但是往往结果都是正确的结果,所以许老师应该也是这样。


您来了,据说是要做一个“偏见盒子”,大概会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许知远:安藤先生是一个拳击手,对方的拳过来之后你要非常敏锐地反映,而你怎么敏锐地回击?我是非常喜欢这种类型的人,因为我们都属于正常教育受的太多,这样就会使整个人变得迟缓,人生活在系统当中就会变得有问题,你要跳出系统、跳出这个盒子,他最初提出盒子的概念我很感兴趣。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偏见盒子”会做成什么样子,可能会做成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东西,因为我对安藤先生的理念很感兴趣,他早年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与其说他是个意外的闯入者,不如说他是个“野蛮人”,他创造了一种新的语言、新的可能性。其实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看起来大家要遵循某种意义上的正确,我们每个人都要过非常正确的人生,包括一开始说到诗意,正确的来说要有天空、要有河流,但诗意不一定是这样,垃圾场也有很多诗意的,诗意是意外,并非王维的诗一定是最好的,可能写一个病句也是一个诗意。我觉得它是要带来异端、带来一种陌生,也并不是田园一定是诗意的,田园可能是非常压抑的,也并不是家乡一定是更好的,我觉得最终我们做的很多事情就要反对这些陈词滥调。再美好的事物经过长期的延续、固定之后它就会变成新的陈词滥调,新的诗意就要打破这些东西。我们想要做一个“偏见”,就是大家都正确的时候,要显示自己更客观的时候,我们强调主观的重要性。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可能,因为现在的生活其实是切分的生活,你要扮演不同的角色,刚才讲到人在大地上诗意地栖居,人在某些方面要重新“野蛮化”,这种“野蛮化”是指本能重新复苏起来,是使一些更不可控的东西重新复苏起来,可能借助酒精的不可控是最容易复苏的,其实很多东西都很难复苏,怎么能创造一种安全感呢?在安全感的状态下大家更本能、更原始、更“野蛮性”的东西可以复苏出来,我觉得那个东西是很有趣的。


诗之礼堂
×

大湾区的精神


从前我们说

时间就是金钱

效率就是生命


而今

中国已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匆忙的、紧绷的情绪下

这个群体需要停下来

在盒子的一方天地

重构

大湾区前所未有的生活、社交、精神畅想

马家辉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


许知远:刚才安藤先生讲得我很感动,他讲到要活到100岁、继续创作,他身上仍然是他年轻时的一种“野蛮性”,就是那种不服然后继续,我觉得那是很美好的东西,一旦被规训人生就会变得非常的无聊,郭先生也是被规训未遂的人,他可以好好地做手机或者一个科学家、工业家,你怎么就成为一个“镇长”了呢?其实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原始想象,中国人的原始想象就是陶渊明,就是突然一个异样的空间、一个乌托邦那样的东西,你为什么想做这么一件事情?你的转型是怎么发生的?

 

郭德英:我们在这个城市做工业,我觉得是内心的一种回归,我们天天在房间编码、要做市场、要做新产品的规划、要看全世界的市场,有时候确实也会感觉到很枯燥、很累,这个时候有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可能是你的某种空间,这种空间是你能够放松的地方。有时候就要回归自然或者回归到原点,我这个人可能是行动力比较强,有了想法就开始慢慢琢磨、慢慢学习、慢慢去看,正如刚才许老师、马老师讲的,这背后有很多困难,但是我们有没有勇气去解决困难?我对安藤先生做我们这个项目感到很钦佩、很敬仰,我敬仰他的专业、敬仰他的创造力,包括做诗之礼堂,实际上他以专业精神做完了建筑方案之后,大家都没有意见,因为也提不出意见,说明他的专业能力非常强。我更多地感受到安藤作为一个拳击手,能转型成一个建筑大师、一个艺术大家,他更多地是一个生活大师,我自己也经常思考,包括和同事、朋友一起交流,安藤今天面临着身体上的很多问题,他还要做一个青苹果、并且送给我一个青苹果,说我们能不能活到120岁,还要去创业、还要去工作。我们今天做这个小镇也是一样的,我过去是做IT业的,今天我们萌发这样一个想法,周边这么多朋友,湾区有这么一个需求,大家希望寻找一个梦想、寻找一个花园、寻找一个理想的空间,我们发现这么一个好的东西,这个梦想我们能不能实现?它能不能是世界一流的?我做IT业三十多年,IT行业训练的是什么?一个是逻辑、一个是视野,你的视野一定是全世界的视野,你必须走到全世界看更好的东西,然后去思考,你得有逻辑性,我们在IT业做产品要讲以客户为导向,这里面业态的设计、包括客户群的需求,这些动线、逻辑性能不能满足?最后你有没有工业化的思考?要用专业的团队、专业的服务让它形成一个闭环,你的SOP、流程、品质控制,里面有演出的专家、还有设计的专家、工程的专家,能不能保证质量、保证服务?我肯定是介于梦想家、理想家,还有具备工业思维组织能力的管理者,共同把这个事情做好。像马老师能把日本的大师、世界的大师引进来,还有许老师能把具有偏见的酒馆能和安藤的盒子结合,我听了“偏见”感觉到很有激情,这就代表着对自己的不满意。

 

许知远:我发现你就喜欢不正确的事情。

 

郭德英:要跟自己过不去,我们要有偏见,我们要有酒精,我们要有追求,这是许老师的理解。

 

马卫东:我刚才听许老师讲诗,讲的画面不一定是好山、好水、好风景,垃圾场可能也是有诗意的,我特别认同,刚才您问郭总从一个科学家做手机的能够转型做小镇的开发,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意外,我们作为一个乙方、作为一个做设计的,我们非常渴望这样的意外,它可以有不一样的,跟我们通常碰到的开发商或者已经有的常规套路是不一样的。

 

许知远:这个东西也是有趣的思维方式的转变,你想他发明了双卡双待,这是多么不人性的事情,他无比讲究效率,他怕人错过每一个电话,当一个人怕错过每个人电话的时候,这个人得是热锅上的蚂蚁,就是非常痛苦,这是一个典型的深圳精神。这个人现在去了一个郊区做了一个小镇,我建议你到那个地方做一个很大的屏蔽墙,让所有的信号都消失,所有电话都接不到。我觉得这是深圳人一种新的渴望,他希望这些电话都找不到他,他把一切都隔离开,深圳以前更单一的目的性、更工具理性的思维,要发生很大的转变了,因为工具理性其实无法支持个人的群体、包括一个城市长期的生长,那种无所事事的、漫无目的,其实深圳很少闲聊的,凑在一起必须要谈个事情,要不然就是一种原罪,我们要谈一件事情,在一起吃顿饭。我觉得要打破这种东西,有更多无所事事、意外,然后生活中有更多的病句,新的深圳的创造力就会涌现出来了,我觉得会变成更有意思的城市。

 

马卫东:我对“偏见”的解读可能不一样,偏见乍一听是一个贬义词,现在这个社会网络也发达了,大家更愿意在网上相互见面,所以在线下见面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也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你在北京,我在上海,咱俩约好在哪见个面,那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偏见”就是咱俩明明不太有可能见面,但还是偏要见面,是我顺着许老师故意要从拧巴的方向去解读“偏见”,在春沐源,大家都能够在线下、能够重新构筑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特别有趣。

 

我觉得这个盒子的创意特别棒,因为一旦讲到建筑的话,它就会有风格、有好看和难看,它长得怎么样你会特别关注,但是盒子是没有表情的,什么变得更重要?其实内容变得更重要。我相信对郭总来讲、对整个项目来讲,希望能够有像您这样有拧巴思想的人来填充我们这里面的内容。

 

许知远:它其实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不知道释放出什么东西出来,我们可以先释放一下马家辉,马家辉同学没法来。

 

马卫东:我们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马家辉,他来不了,我们听听他在视频里面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偏见”。

 

马家辉:大家好!我是马家辉,我去旅行的时候经过一座建筑“光之教堂”,当时我一方面感觉很温暖、很温柔,觉得被保护,另外一方面从心底涌起一股强大的勇气、信心,觉得未来充满了盼望,只要我愿意付出和坚持,这个当然和建筑师安藤老师的经历有关系。(这是很有意思、很让人感动的书。)

    

安藤老师自学成才,在十多岁的时候当过一年多的拳击手,开始登台比赛,经常被打的脸青鼻肿,每一次他提醒自己我要坚持1秒、2秒、3秒,可能会有希望,就算真的倒下来了,比赛结束之后他也为自己曾经坚持1秒、2秒、3秒而感到自豪、骄傲,这一种强大的训练,对我来说非常感动、也非常有感染力。

 

所以当我听说安藤老师在大湾区要建一座诗之礼堂,就坐落在河源美丽的春沐源小镇,里面有一个小音乐厅、有一个小礼堂,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它是文学、艺术、建筑的结合体。安藤老师会用光和自然来写一首诗,就在礼堂边上的河谷旁边会有一组由安藤老师设计的光之盒,我很荣幸受到邀请,很有可能我就在盒里面来开一个小书店,为什么是开书店呢?因为我个人觉得书本是培养乐观、勇气、坚持的力量来源,阅读本身能够让你强大,不管阅读的内容是什么,阅读的行为让你感觉全世界古往今来的人都在思考、都在找寻生命的意义,让你觉得你不会孤单。英国作家毛姆有本书是谈阅读的,书名叫《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生命里面有高低起伏,但你总能找到书,总能在书本里面找到让你的心能够安稳、安顿下来的可能性、一个机会。

 

在以前的欧洲图书馆门口有个牌子,写着图书馆是一个治疗你灵魂的地方,你总能在阅读的书本里面找到勇气、找到乐观,还有,找到意外,我觉得阅读就是充满着喜悦的冒险,因为正如我刚才说的冒险阅读里面会有意外、充满快乐的意外。

 

我非常期待你们来到河源、来到春沐源,看到诗之礼堂,也来“马家辉书坊”看看我,我们聊聊天,到时候你们就会感觉到李白的两句诗“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马卫东:谢谢马老师!马老师的“觉悟”要比许老师高多了,看起来不需要喝酒、不需要忽悠就来开书店了。因为春沐源小镇,我们非常希望是一群对的人能够聚在一起,我们一起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也非常希望在座的各位以后有机会去春沐源,那个地方一定不会令你失望,哪怕安藤老师的建筑还没有建完,那个地方一定会吸引到你,不管是那边的山、那边的水、还是那边的人。

 

郭德英:感谢各位嘉宾、尤其感谢许老师从北京赶过来、马老师从上海赶过来。今天许老师说如果不是喝了那两瓶红酒,他也不会来接这个项目。我们春沐源有一个项目也是从酒精而来的,就是“龙骨乐园”,张教授当时在罗德岛设计学院讲课,他的事务所在上海,我们当时想做一个全世界最棒的儿童营地,就在全世界找,不管是外国的设计师、中国的设计师,然后有人推荐了张教授,我们很简单,有生意为什么不做呢?就跑到上海交流了半天,上海事务所来人看,做的方案都很好,最后被张教授给否了,张教授说最近项目太多了、没有时间,当时我们就被打蒙过去了,觉得时间这么紧,好不容易把规划各方面做完了,结果没办法交待了,我们的梦想是要做世界最好的,当时我们就派周总带一箱中国的白酒茅台去了美国,在罗德岛呆了七天,有机会跟张教授喝了两次酒,最后张教授说这个项目一定要做、一定要做好。去年我们做完了,疫情结束了才回来,他留着长胡子,他说这个项目做得很好,达到了他设计的原稿标准,我们在春沐源、在“偏见酒馆”一起喝酒,就能遇见美好,做出更美好的东西。

 

许知远:我特别想吃郭先生做的油泼面,以后我们就是喝威士忌、吃油泼面。

 

郭德英:讲到油泼面,我还有一个表演,今天晚上我要亲自做一碗油泼面,要用陕西的大碗,然后蹲在路面,再喝一杯威士忌,我们河源见。


风 光 水 诗
安藤忠雄的礼堂四部曲


安藤忠雄一直用“从未遇到自然资源这样好的场地”来形容它,当建筑与自然融合,将呈现超越以往,“只有在这里才能出现”的建筑作品。


安藤忠雄希望「诗之礼堂」“属于有精神信仰的所有人,人们每次来到这里,都有不同的感受”,这个作品“一经建成,将存在数百年,更会一直被人们铭记。”

安藤忠雄肖像照

© photo by Kinji Kanno

从光影几何的室内往向室外水景(效果图)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圆形空间下的螺旋楼梯(效果图)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模型图©️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模型图©️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1927.8.1


一层平面图

二层平面图


地下一层平面图


立面图

剖面图

向左滑动 查看 设计图纸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公共建筑而非私用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创造聚集人群的场所或广场。完成于1725年的罗马“西班牙广场”,其特征是波涛汹涌的巴洛克式形态,作为罗马的代表性建筑,它已有将近300年的声望。西班牙广场本身是一座充满魅力的纪念碑,但也是一个融入地形的立体广场。街头表演、音乐等多种活动,使这里成为了人们聚集的地方。我也希望春沐源能成为一个基于周围地形、拔地而起的立体广场。人们在这里相聚,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节日彼此交流。连接天地的春沐源广场,为到访此处的人们提供只有在这里才能体验到的空间体验。



——安藤忠雄*内容翻译:《安藤忠雄全集》编辑部
©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 《安藤忠雄全集》


水之教堂

日本,北海道,勇払郡 1985-1988

水之教堂
©安藤忠雄建築研究所

水之教堂
©安藤忠雄建築研究所


光之教堂

日本,大阪府,茨木市 1987-1989

光之教堂
© photo by Mitsuo Matuoka

撮影:松岡満男


风之教堂

日本,兵库县,神户市,1985-1986

六甲的教堂(风之教堂)

© 安藤忠雄建築研究所


永远的青春

永远的青春ー青苹果
安藤忠雄

 2017

 ©小川重雄

永远的青春ー青苹果
安藤忠雄

 2017

 ©小川重雄

安藤忠雄的建筑摄影
©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安藤忠雄的建筑摄影
地中美术馆/直岛,2004

©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安藤忠雄眼中的

春沐源小镇



春沐源小镇独具特色,河流贯穿,而「诗之礼堂」正位于两条水系的交汇处。安藤忠雄曾表示,虽然在全球做了众多项目,但当初次遇见春沐源,内心仍不禁欣喜于这里的自然生态。在这个同时拥有广阔面积与优秀营造运维理念的基地,他希望自己能尽全力为小镇做一座回应自然诗意的精神中心。

 

「诗之礼堂」,即安藤忠雄心中的“自然之音”、“森林之音”,它是安静的,放松的,与自然的融合。安藤忠雄在春沐源小镇也坚持了自己一贯的理念——设计“只有在这里才能被创造的建筑”。


安藤忠雄认为,建筑会存在200年,甚至500年,在自然环境和人们的心里永久地存在。他希望,人们每次的到访,都能够有不同的收获。在设计过程中,业主方的热情、意愿、决心、毅力,与设计结合是成功的关键。人与人,人与自然,设计方与业主的友善关系,能与志同道合的人合作,是非常重要和有意思的事情。


春沐源小镇风光

春沐源小镇风光

春沐源小镇风光

春沐源小镇from ©️唐徐国

春沐源小镇from ©️唐徐国

春沐源小镇from ©️唐徐国

春沐源小镇from ©️唐徐国

春沐源小镇from ©️唐徐国

春沐源小镇from ©️唐徐国

龙骨乐园-张唐景观设计

棕榈树酒店餐厅-HBA设计

青春驿站-郑东贤设计

棕榈树酒店大景-WATG设计


春沐源小镇位于粤港澳大湾区万绿之源——河源,以为人们在城市之外寻求安静、渴望精神角落为目的,建立“一个人的精神湾区”。春沐源小镇发展至今,融合自然生态、设计美学、业态服务和精神空间四大基因,强有力地为大湾区的人们撑起一片天地,未来,春沐源小镇将不断为人们兑现理想中的精神生活,成为大湾区品质生活的代名词。

生活体验馆-大匀林宪政设计



马卫东先生亲口证实:中国第一个落地的青苹果在春沐源小镇。

‘永远的青春’落地春沐源©️春沐源小镇


展:礼堂四部曲



9月26日至次年2月
《礼堂四部曲——安藤忠雄建筑与影像作品展》
将在春沐源小镇如期开放

于9月26日在春沐源小镇开放的《礼堂四部曲——安藤忠雄建筑与影像作品展》,以四部“风、光、水、诗”四座礼堂建筑模型,一座沉浸式展厅,向湾区讲述安藤忠雄的建筑人生。完整的安藤忠雄礼堂系列浓缩于一个展览中,更是全球首度。


经典与新作,以充满哲思的建筑语汇连接自然,激发着我们对自身与世界的感悟。以自然之灵传递的、抚慰人心的力量,也将在安藤忠雄与春沐源小镇的故事余韵中,向湾区娓娓道来。



诗意的生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