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声 | 王俊宝:在理想的国度里呵护一场「白日梦」

  • 来源:
  • 发布日期:2020-07-22
  • 浏览量:2260

  

1.jpg



 /


王俊宝,2006年创立迪卡建筑设计中心,十多年来专注教育空间的设计与实践,致力研究如何通过优质教育理念与尖端设计思维打造具有人文关怀的幼儿园。始终秉承“一笔一画一世界,一园一品一理想”的设计理念,助力我国教育事业发展。

设计作品先后获得国内外重要赛事大奖,并得到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与报道。其中 “棒棒糖理想园”项目在2019年被评为“中国最美幼儿园”,“世界知名20所幼儿园”之一。


2.jpg


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2019年出现了一个巨型“棒棒糖”,整个“糖体”被黎明时分天空中的渐变玫瑰色包裹住,从下往上,由深转浅,显得神秘又变幻莫测。

走进建筑内里,仿若走进了极具诗意和艺术性的奇异世界:墙面上镶嵌了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窗户和孔洞;开敞的圆形天顶在夜晚可以迎接一场星光降临;伴随着清晨太阳的冉冉升起,每个孩子都能在微风的环绕下于自然中肆意奔跑......这个坐落在滇南中心城市高楼间的幼儿园,更像是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的童话王国。


▲棒棒糖理想园



由西安迪卡幼儿园设计中心设计的“棒棒糖理想园”,在建成伊始就被誉为“中国最美幼儿园”。

对那些远在云南的孩子们而言,这或许是他们开启人生的第一把钥匙——在这个平和了理想和现实的乐园里,他们能够体验成长、感受四季。但对于它的设计者王俊宝来说,这是他众多“白日梦想”中的一个。从广袤宇宙到细微尘埃,他都能从中捕获新鲜的创意和灵感并凝聚于笔尖,再一笔一划勾勒出“一个可实现的理想国”。


5.gif

▲王俊宝绘制“棒棒糖理想园”设计草图



彼岸西行

“设计就像取经,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取得真经,

但我希望能够去到自己内心理想的地方。”


迪卡幼儿园设计中心一进门就是头朝西的白龙马,后面跟着飞翔做梦的唐僧、手持金箍棒的孙悟空以及猪八戒、沙和尚。

早就深入人心的师徒四人形象变得圆润胖乎乎,没有面部表情的刻画,仅以锐利或敦厚的简化线条来表达不同性格的人物眉眼。

与那个跋涉了十万八千里路程才取回真经的故事有些不同,在这里他们都被插上翅膀,像云朵一样飘了起来。


6.png

▲王俊宝雕塑作品:《彼岸西行》



▲迪卡幼儿园设计中心办公空间


王俊宝高中毕业后考学来到西安美术学院学习公共艺术设计,又在毕业时完成了这组以“西游”为主题的雕塑作品。

像是某种预示,他注定将在设计的彼岸一路西行,“设计就像取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取得真经,但我希望能够去到自己内心理想的地方。”

源于对艺术的执着渴望,王俊宝最早的设想是当一名艺术家。还在上学时,他就创办了一个以画画为主业的工作室,和几个好朋友一起进行大量的艺术创作。他们有时候会请一些模特画人体或者出去写生,王俊宝习惯在画完最后一笔时坐在画布前抽完一支烟,去傻傻地感受那种由无拘无束的创作带来的兴奋与快乐。


9.jpg

▲王俊宝描绘设计草图


然而当梦想照进现实,总会有很多不可抗的因素阻挡那条通往乌托邦的路。为了维系自己的艺术梦想,王俊宝开始接触一些设计工作,“那时候真的就是为生活所迫,因为只有挣钱才能再买一些画布和颜料。”

他第一次接触的幼儿园项目是一个翻新工程,体量不大,但是需要完成整个墙体的彩绘,在这个项目结束后,又有数个幼儿园项目紧随而来。那段时间里,王俊宝的生活状态被夹在艺术创作和项目设计之间:为了挣钱去接一些项目,买回画布和颜料后再去进行艺术创作




▲设计作品:未来者幼儿园


随着项目经验的增多,王俊宝对这样的设计状态产生了倦怠感,“当你只是为了生计而去做设计时,时间久了就会觉得自己的设计太偏‘行活’。” 

他回忆起上学时一个月才上一次课,像极了工作坊里的手工艺人,投注全部心力去打磨一件艺术作品,“那时候仍有赤子之心和一股少年的心态热情,我还是希望对待设计能够像艺术或绘画那样更加纯粹。


13.jpg

▲设计作品:未来者幼儿园


而与梦想、成长这些关键词息息相关的幼儿园设计无形中与他内心的期望产生了契合,王俊宝想找回学生时代创作完一幅画之后的兴奋感。“只不过现在对象变了,变成了我所热爱的设计。我不希望把人生或设计这件事只定义成工作,它应该更具理想、更具我曾经对艺术的执着和热爱。



会呼吸的幼儿园


“好的教育理念一定不是被写在墙上,

而是通过营造真正的教育环境让孩子感受。”

入行十几年多次获奖,王俊宝和团队迄今设计过的幼儿园已接近百所。在明确了设计方向后,他们将所有精力都投注其中,一群固执的人心怀未来,试图描绘出属于中国孩子的幼儿园蓝图。


14.jpg


迪卡团队针对中国幼儿园进行了大量调研,深入基层后,他们发现在中国许多偏远乡村里的幼儿园环境其实非常糟糕,而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们也未必就拥有理想的教育环境。

王俊宝不久前阅读了一本名为《国家的视角》的书籍,书中对人类理性秩序和规划的描述令他感触很深。“在德国的一片森林里曾经生长了阔叶树、针叶树、菌类和各类野生动物,但政府为了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只保留了能长成木材的树林,而将其他树种都砍伐殆尽。”

如果只为了追逐一时的经济效益,很可能会在未来让整片森林因为物种单一而面临灭顶之灾,王俊宝意识到教育也是如此。

“如今的孩子在平日里接触的都是手机、互联网之类的高科技产品,当有一天战争或者自然灾难突然降临,他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他发现很多城市里的孩子,对自然、土地、生物的理解都只停留在纸面上或者屏幕里,一旦面对风险,就很可能变成了“温室里的娃娃”。


▲「乱想集」实践——王俊宝的家


对教育环境的营造与教育理念的关注作为最重要的动因被植入到迪卡团队的设计中,“我们最近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叫做‘好看的幼儿园千篇一律,会呼吸的幼儿园只有一个’。”

王俊宝和团队在幼儿园设计中引入水景装置,并遵循孩子们喜欢攀爬的本性将树屋、沙池、滑梯、秋千连成一体,“我们想要打造一个‘会呼吸的幼儿园’,以唤醒孩子们对于自然环境原始的本能感应。”


▲十堰A+自然幼儿园中,适于儿童的自然景观


而另一个“理想国教育港”项目则关乎时下的社会现实问题——在日常生活的重压之下,都市里的父母往往无法兼顾好工作和家庭,儿童教育、亲子关系这些问题都是现代家庭面临的巨大考验。“大多数传统社区往往都枯燥而乏味,只有超市、餐饮等社区周边配套,孩子们的课后生活其实缺乏陪伴和教育环境。” 


▲理想国教育综合体


王俊宝期望能在这个覆盖了五六万人口的社区中,打造一座精神堡垒——一个配备了培训机构、艺术课堂、早教机构、休息活动区等一系列教育产业链设施的教育综合体。

“好的教育理念一定不是被写在墙上,而是通过营造真正的教育环境让孩子感受。”或许这个美好的目标离最终达成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王俊宝始终坚信教育环境的力量。

“我希望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去影响孩子,让他们能拥有宽广的视野去生活,而不至于成为一个被批量生产出的、平庸的孩子,否则他们的人生可能会失去很多的乐趣。”


24.jpg

▲2孩子们在建成的幼儿园里玩耍、奔跑



「白日梦计划」

“当问题来时,答案就在那里,

而我们要做的,

就是提前准备好自己的梦想和想象力。”


工作以外,王俊宝仍然热爱画画,他常随身背着纸笔,空闲之余就随手涂画。

在他的创作中几乎看不见具象的人、物,大团锈红、靛青、明黄等各类色块堆叠在一起,几乎是无意识勾画出的几何图案都被他拿来表达自己脑海中的世界。

“不用在乎别人看不看得懂,即使被认为我在乱画也没关系,因为这些都是对我内心的映照。”王俊宝将这些图画称之为 「乱想集」,不时传到社交平台上用以抒怀。


▲王俊宝的「乱想集」


在王俊宝设计过的众多幼儿园项目中,也总能窥见「乱想集」的影子。他和我们道明其中的缘由:“「乱想集」代表了我的思维方式,只不过是用绘画的形式讨论平面空间、讨论如何构建世界,它是我灵感源泉,我总会从中寻找设计的蛛丝马迹,通过这个源泉就可以实现我的「白日梦计划」。”

他口中的「白日梦计划」脱胎于那些混沌的色块,王俊宝和团队准备了一个巨大的“梦想蓄水池”。

将日常中一些天马行空的设计想法随手捕捉,再全部放进去,而这些设计画稿最终会变成泥塑凝聚成实体——这也是王俊宝摸索出的最适合自己的设计方式,“先把设计画成画,制成泥塑后再翻成建筑模型。”


28.jpg


完全遵循内心纯粹的体验感而诞生的作品往往极具符号性和艺术感的建筑语言,这也是王俊宝的设计最容易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

“我觉得在儿童空间的设计中,除了将规范、安全以及教育理念作为基线外,我们还需要为它赋予更多可能性和想象力。”

很多时候连他自己也无法轻易概括这些“并不像建筑的建筑”——“有点像发动机,也有点像宇宙飞船,还会插上翅膀和螺旋桨。”虽然“白日梦”在很多人眼中都意味着不切实际的妄想,但在这些异想天开的建筑表皮之下,实则有逻辑可寻。


▲将脑海中的“白日梦”建成实体模型


在棒棒糖理想园里,吸纳了福建土楼的结构元素,王俊宝将建筑主体设计成了圆环形,他希望在开启了上帝视角的屋顶之下,能引领仰望天空的孩子们进行无限遐想:究竟会不会有外星人在某天突然降临?

阿波罗幼儿园中拥有许多高耸天际、延伸向苍穹的锥台,不规则的方形及圆形孔洞随心所欲地布满了立面,每面墙体都被大小各异的光口照亮,由光线效果激发的富有表现力的空间氛围更容易吸引孩子们展开艺术探索......


31.jpg

▲一群执着的追梦人


摆脱普通建筑常见的样式和形制并非只为了追求夺人眼球的效果,“因为在孩子的世界里是没有对错的,我们在设计过程中发现许多小孩子的创造力都被固化思维磨灭掉了。”

为什么所有的图画都一定要是太阳旁边有朵云彩,草地上画个小房子?为什么窗户不可以有大有小有长有短,为什么不可以放在房顶上或者脚底下?王俊宝想要通过这些现实中的“白日梦境”为孩子插上想象的翅膀。

“我们并不以解决问题而思考,但当问题来时,答案就在那里,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提前准备好自己的梦想和想象力。”

如今,通过「乱想集」延伸出的无数「白日梦计划」正在一个一个变成现实,他和团队设计的幼儿园从一线城市一直覆盖到了四五线城市,无论地处怎样的环境,王俊宝赋予幼儿园设计的理想始终未变。

他最终会建造出自己内心渴望的「理想国里的幼儿园」——不以金钱或权力为准则,也不使用昂贵的材料和精致的节点、工艺,尽量创造出一个能和空气、雨水、砂石协调的真实的空间环境,去融化孩子们的内心世界。

这座幼儿园未必雄伟高大,却自带温润可爱的力量,值得所有人在里面做梦,“你经历的事情可以复杂,你经历的工作可以复杂,但是内心依然要保持一种纯粹纯洁的状态,去呵护那个属于自己的白日梦。”


 关于设计师:王俊宝 

王俊宝

迪卡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设计总监

设计师、画家,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

进修于德国魏玛包豪斯大学

 设计作品多次荣获国内外设计奖项

“理想国幼教周”发起人

2019中国设计星全国12强



 支持媒体 

建E室内设计网、LiFEN ESS居上、设计部落、

设计食堂、青舍QingHouse、阿客工坊

idzoom室内设计师、造学设计会、设计纪元

家装室内设计、一点资讯、设计邦designboom、

漂亮家居、扮家家室内设计网、纯粹设计PURELY DESIGN、

室内设计叔、海棠设计家

推荐阅读

登录获取最新福利、新人注册免费领金点